老衲满头秀发

扩列.Q:3073523297

冰九.十二

ooc预警

私设较多,狗血逆流成河

正文:

  第二天,洛冰河依言打算带沈九去逛人间集市。

  刚刚到箬竹轩的门口,洛冰河犹豫再三,还是推门进去了。

  沈九早已梳洗完毕,见他来了,只是默默起身,拂了拂桌子上的土灰,说:“走吧。”洛冰河故意问:“去哪啊?”沈九顿了顿,似有些扫兴地坐回去:“无事。”

  洛冰河挑眉。

  沈九自醒来以后就格外乖,像只拔了爪子和牙的猫,虽然这样很好,但洛冰河不禁问自己:真的想要沈九这样吗?可不想又如何,过去的沈九已经被他抹杀了。

  沈九虽然有些遗憾,但却不意外。毕竟洛冰河女人那么多,一天都不知道要答应那些女人多少事情,至于自己,只是他的玩具,没有人会记住自己对玩具说的话。哦不,他还不如玩具,至少玩具不会忤逆主人。

    洛冰河静静地等着,可沈九依旧不动如山地坐着,洛冰河等不住了,一把拉起沈九:“行了别磨蹭了,要错过最热闹的时候了。”

  沈九微惊,本打算挣开洛冰河的手,可看着洛冰河,忽然不想了。

洛冰河拉沈九进入马车, 一路相安无事。洛冰河似乎想御剑,但又放弃了。

  很快就到了京城。魔宫因为有结界,基本没有四季之分,温度非常适宜。而人间则不同,春寒料峭。沈九早就失了金丹,身体无异于常人,甚至比常人更虚弱。这一下车,着实冻着了。

  他也无法拉下脸问洛冰河还有没有衣服,洛冰河肯定特别希望他难堪。没办法了,只好搓手取暖。

  洛冰河一直悄悄地看着沈九,他因为有金丹,感受不到冷,但看沈九和来来往往的路人,这天气应该是挺冷的。

  洛冰河在等,等着沈九向他服软。但沈九似乎并不打算服软。看着沈九冻红的脸和鼻尖,还有搓手的动作,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可爱?他居然觉得沈九……可爱?!

  洛冰河大惊,心想赶紧来俩女人压压惊。

  洛冰河彼时内心惊涛骇浪,沈九倒是十分平静地看着这条街。

  确实繁华,沈九想。

  回头一看洛冰河在发呆,沈九不悦地皱皱眉。他忍不住打断洛冰河:“逛不逛了?”洛冰河猛然回神,复杂地看了沈九一眼,转身钻进了马车。沈九僵了僵,是啊,洛冰河肯带自己出来就不错了,怎么会陪自己逛街,魔宫可什么都不缺。沈九自嘲地笑笑,转身就走。

  后面听洛冰河喊了一声:“回来!”沈九脚步顿了顿,回头一看。洛冰河手里拿着一件斗篷,不是很高兴地看着他。见沈九没有反应,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他把斗篷往沈九手里一塞:“穿上。”顿了顿又说:“感冒了怎么办,我可不想花时间给你治病。”沈九拿着斗篷,乖乖地穿上了。他其实很想说谢谢,但他说不出口。他知道洛冰河是嫌他治病麻烦才给他斗篷的。关于其他原因,沈九不敢想。

  逛着逛着,他俩走散了。主要是人太多。挤着挤着,身边的人就不见了。

    沈九好不容易挤出来,回头一看,洛冰河还没出来。他慢慢地走着,时不时回头看一眼。

  马上,沈九的目光就被身边的糖葫芦夺走了注意力。卖糖葫芦的是个老伯,挺和蔼的样子,糖葫芦也只剩两串了。沈九走过去,刚想买一串,猛然间想起,自己没带钱。

  沈九略显窘迫,还没说话,一个声音就响道:“这两串我都要了。”沈九无话可说,谁让他没钱。

  可他还是舍不下那两串糖葫芦,回头看了看,恰巧买糖葫芦的人也在看他。那是一张及普通的脸,扔到人群就再也找不到了。看这脸和声音,应该十七八岁。

 

  那少年冲他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糖葫芦:“啊呀,买多了,吃不完。要不你帮我吃?”

  不等沈九回答,那少年一把将糖葫芦塞入沈九手中,亲了沈九一口,麻溜跑了。沈九看了看手中的糖葫芦,不禁失笑。算了,看在糖葫芦的面子上,不过是个熊孩子。

  沈九本打算吃,一只手就夺走了沈九手中的糖葫芦,沈九看过去,洛冰河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讽刺道:“没想到师尊这就急不可耐了?”

  他好不容易挣脱人群,便四处寻找沈九,可刚刚找到,就看到了刚才那一幕。他其实也知道不怪沈九,可是咽不下这口气,越看糖葫芦越碍眼。

  沈九呆呆的看着洛冰河将糖葫芦扔到地上,又用脚将糖葫芦踩了个粉碎。最后拉起他就走。

  他想吃的糖葫芦,最终还是没有吃到。

  正如他所爱的人,终究是爱不了。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