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衲满头秀发

扩列.Q:3073523297

〖冰九〗.一树(上)

树妖九×(就不告诉你)冰   (刀糖不定)                                    

 ooc慎入                                                                      无生子设定                               

逼逼结束,正文:

  继盘古辟开天地,天地再次分为四种族:灵力强大且心怀苍生的神族,唯恐天下不乱的魔族,独善其身的妖族,及灵力底下的人族。神族由帝君岳清源掌控,魔族魔君,妖族圣君尚且不知,人族则因为寿命过段,朝代变更迅速,暂无永恒的帝王。

  四大种族人族仰仗神族,因魔界骚扰不断。神族与魔族倒也井水不犯河水。唯一令天帝担忧的,便是那位从不出关的魔君。

  相传那位魔君不仅修为深厚,还有倾倒众生的容貌。然而据说只是据说,人们乐一阵子就不怎么乐了,暂且不提。真正为人津津乐道的则是那位相传为神族天帝岳清源弟弟的妖族圣君。

  妖族圣君从未涉世,更未出现在众人眼前。这时候的人真正践实了:看不到总是最好的。相传妖族圣君前身为树,虽是树,却修为深厚。树的根遍布妖族上下,灵力浸润了每一寸土壤。树决定妖族生计,所以妖形象地称树为:圣树,称此妖为:圣君。

  至于人们如何得知此妖为天帝的弟弟,全在于一个误闯妖族地盘的人:尚清华。

  此君叙述如下:“哎呦我的妈”,尚清华气喘吁吁:“进入妖界的时候,哇,好大一棵树!然后我就看到两个人!”众人:“谁啊?”尚清华一拍惊堂木:“天帝和圣君!”众人:“你咋知道?”尚清华滔滔不绝:“那两个人对坐着,一黑一绿,然后,然后那黑衣服的人说:‘小九啊,你过得怎么样?’然后那绿衣服的就说:‘我过得如何,不劳天帝陛下担心’那黑衣服的沉默了一会,还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众人已被带入节奏,纷纷联想到其爱恨纠葛,紧张兮兮地问:“说了啥?”尚清华紧张地说:“小九啊,你还能叫我一声七哥吗?当时那绿衣服的就闭嘴了。黑衣服的还要说啥,我腿太困了,就动了动腿,谁知道被发现了,辛亏我跑得快,嘿嘿嘿……”“哦……”众人关注点不在逃跑过程中,而在七嘴八舌中:“我还以为要叫老公之类的。”“屁,人刚刚说了,说是那俩是兄弟。”“兄弟吗?真的只是兄弟?”“我就觉得有奸情……”过来一会儿,稍微安静点了,有人意犹未尽地喷道:“尚清华你真没用,怎么就被发现了?”尚清华:“……”

  尚清华委屈,尚清华不说。

  虽然有不少人质疑,却还是有人相信:天帝和圣君是破裂的兄弟。

  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猜对了,岳清源和沈九确实是破裂的兄弟关系,天庭也津津乐道。

  神比人掌握的情报自然更多一些。例如岳清源每年都会给沈九送礼物,沈九每次都不要。

  这一年依旧拒绝。岳清源看着原封不动的礼物,叹了口气。

  一旁男子发话了:“帝君,不若让我试试吧。”岳清源摩擦着礼物,抬眸温和道:“算了吧,他不会收的。”这位神君却不依不挠:“不试试怎么知道?您每次派去送礼的都是柳仙君,您明明知道他俩不和……”岳清源看着这个有着祸国殃民容貌的仙君:“好吧,若他不收,冰河,不必勉强。”

  洛冰河立即扬起了一个耀眼的笑容:“是,帝君。”岳清源看着他那笑容,恍惚间看到了曾经的沈九,也这样对他说:“好,七哥。”他嘴角不觉上扬:“嗯。”

  岳清源看着洛冰河,心中不免感慨:不过五百岁的年龄,就变成了四海八荒最强战神。外加长相俊朗,深受仙子喜爱。每百年一更的最受欢迎神榜都是第一。

  据说一次去魔界,一不小心被魔族圣女纱华铃看上了,纱华铃岳清源见过,确实风情万种,十二分的痴情,奈何妾有情郎无意,虽说如此,纱华铃却一直保留着清白之身,好好的妖女变成了烈女。

  岳清源摇了摇头,转而看向洛冰河:此子前途无量啊。

  洛冰河一路畅通无阻地到达妖界,入眼便看到了树。他走进树脚,却没看到那味圣君。正疑惑间,身旁无端刮起一阵清风。洛冰河勾勾唇,冲着身旁的树枝间行了一礼:“圣君。”

  树枝微微一动,似有人起身,不一会,树间的灵力汇聚在树枝间,幻化出人的模样。

  该君眼角微勾,唇有意无意地上挑,好一派风情万种。一身青衣,墨发如丝,倒是生的一副好相貌。有几缕被把玩在手间,手如青葱白玉,身形纤瘦。此君睨了他一眼,看到他手中的礼盒,冷笑:“若是送礼,就请回吧,恕不远送。”

  洛冰河不卑不亢:“即是送礼,就没有拿回去的道理,清圣君收下吧。”

  沈九眉间一蹙,冷冷看向他:“说不收就不收,滚吧。”

  洛冰河依旧不走。

  沈九便也不再理他,转身冷笑道:“那你就一直站在这吧。”说完就不见了。

  过了一会,沈九又出现了:“你挡到我了。”洛冰河笑道:“圣君收下礼物,在下自会消失。”沈九也许是第一次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震惊到说不出话来。洛冰河则是一脸笑,眼底却毫无笑意,静静地等待着沈九的回答。

  沈九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终自暴自弃:“放下,滚。”

  洛冰河放下礼物果然滚了。

  沈九看着洛冰河的背影,感觉一肚子气没处发,本来想踢礼物,却变成了踢开碍眼的石子,转身再次消失。

  洛冰河到了天庭,发现岳清源正在那儿等着他。转头看到洛冰河两手空空,满眼喜悦:“小九收了?”洛冰河笑答:“嗯。”岳清源似乎非常开心,第二天还应允放假。

  洛冰河望向妖族的方向,唇角微勾。

  放假那天,洛冰河毫无心里负担地再次前往妖界。












最近迷上了改设定???

 


冰九百粉点梗

过百粉了……

你们懂得……

想要那种play啊……

截止明天上午12点

哪个呼声最高就玩哪种play

最后……

发挥你们的现象吧!


注:我不知道倒立体位,所以倒立就算了吧哈哈哈……


冰九.琴音

涉世未深教授九×衣冠禽兽钢琴师冰 (前期双校霸)                                                                              俩戏精的相爱相杀  (甜饼)                                                                                                   1.

  沈九觉得自己真的是上辈子撅了玉皇大帝的祖坟,才在这里遇到了洛冰河。

什么情况你不是应该在签名吗?!

2.

  要说缘由,全是宁婴婴的锅 。

  沈九知道宁婴婴自洛冰河出道以来一直在粉,他也曾多次试图将迷途少女拉回正途,奈何一直收效甚微。

3.

  这不,听说洛冰河要为粉丝举办一个感谢会,用以感谢他广大粉丝的支持。宁婴婴看到洛冰河要举行粉丝见面感谢会的微博以后,高兴的三天三夜睡不着觉,盯着手机里洛冰河的照片猛看,嘴里嚷嚷着老公,好容易睡着了,嘴里依然囔囔着老公。

3.

  于是当天早上,宁婴婴一哭二闹,眼看就要上吊,沈九才勉强答应。一来宁婴婴是沈九最喜欢的学生,二来沈九相信,他如果拒绝宁婴婴,她就真的会上吊。

4.

  但沈九不相信,宁婴婴真的不知道沈九和洛冰河之间的梗!!!

5.

  其实他俩的梁子结的很简单,就是沈九打架打输了而已,其实也算是沈九单方面的梁子。

6.

  沈九和洛冰河同一所高中,当时的沈九和洛冰河可真所谓是传说中的“英雄人物”。和老师干过架,和校长顶过嘴,烧过实验室,砸过教学楼。无恶不作,但是学习好的不像话,学校就打算靠这俩人博荣誉呢,别的学校也紧紧盯着这俩,就等着学校开除这俩然后自己挖过去呢。于是校长也就委屈巴巴地忍下来了。

7.

  洛冰河沈九本来毫无关系,关系来源于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是洛冰河,我要争校霸,明天操场见,是脓包就别来。 ”沈九当然是不信的,俩人相安无事多年,怎么可能会突然有一方发起挑战?

  然后……他在操场上看到了洛冰河。

  单看背影,既不纤弱,也不壮硕,阳光细细地撒在他发间,像极了坠入凡间的天使……的背影。

  然后洛冰河也看向了他。

  四目相接。

  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举世无双的容貌。着着实实晃了一下沈九的眼睛。

  唔,长得还不错,沈九想。

  洛冰河说:“来吧,快点儿,我很忙。”

  沈九:……

8.

  当天多人围观,沈九很想问一问他们是不是特别闲,就连校花柳溟烟都来了,看着比他高几公分的洛冰河,沈九表示压力很大。

9.

  校霸决斗很快就展开了。沈九不得不承认,虽然洛冰河看起来不怎么强,但打架却是一等一的强,既快,又准,又狠。每一招都得小心应对。沈九专注打架,却没注意脚下。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坑上,情急之下,拉了洛冰河一把。沈九曾陪秋家大小姐秋海棠看过一些剧,上面多有女主跌倒然后男主跟着跌倒然后kiss的恶俗桥段。

  倒下的途中,沈九忽然想起来了这个梗。他想:“都是男的,应该不会吧……”

  然后……他们就非常恶俗地……

  亲上了?

  怎么可能!

  砸到一起了。

  而且还抱在一起了。

  柳溟烟的眼神已经不对劲了,大概是嘲讽。周围尤其女生,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

  沈九觉得没脸见人了。

10.

  这就结梁子了?

  怎么可能!

  他沈九怎么可能心胸那么狭窄!

11.

   继那次打架之后,学校莫名其妙出现了一对cp:冰九。

  起初沈九还不知道,再一次走出校园时,他又遇到了洛冰河。洛冰河鄙夷地看着他:“屁股也没那么翘嘛 。”

  沈九???

  然后他遇到了岳七,岳七复杂地看着他:“小九,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啊,别任性啊!”

  沈九:?????

  再然后他看到了柳清歌,柳清歌看着他,表情意味不明,说嫌恶也嫌恶,说同情也同情。最后摇头走开了。

  沈九:????????

  不是我没炸教学楼吧?

12.

  最后他看到了学校街边的小摊。

  小摊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几本书,生意却异常火爆。沈九有点好奇。

  他刚过去,路边抢购人员均停了下来,兵分两路,眼冒星星地看着他。沈九硬着头皮胡乱拿了一本:“这本我要了。”抢购人员的眼神更露骨了。

13.

  这本书叫做《春山恨》,作者:柳宿眠花。

(不用我说了吧……)

  看到主角完后的沈九:……

  看完整本书的沈九:………………

  平心而论,柳宿眠花文笔当真好,明明那么恶俗的桥段,却被写的凄美异常,看完后沈九都觉得自己和洛冰河在谈恋爱。当真妙笔生花。

  沈九觉得自己可能会夸柳宿眠花,如果他不写自己的话。

  现在回想起上面三人的话,尤其洛冰河,当真意味深长。

14.

  然后他俩的梁子就结下了。三天两头地打架证明,可偏偏那位柳宿眠花还觉得他俩相爱相杀。

  沈九:…………艹

  后来沈九也就放弃了,爱咋咋地吧。但对洛冰河的厌恶却没减。

  终于熬到了高考。那位洛大爷没有报学校理想的清华北大,他填了一个不怎么知名的钢琴学院。这可了不得,把那位年金花甲的校长气的吐血三升,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捶胸顿足,泪流满面。

  沈九倒还算给了校长一些安慰,他报了清华。

  于是俩人就再也没有交集了。

15.

  经过几年奋斗,洛冰河竟然也成了知名的钢琴师。

  现在要是让洛冰河听到沈九来他的粉丝见面会,恐怕会笑掉大牙吧。

  沈九安顿好宁婴婴,并再三保证不会走,宁婴婴才作罢。这场地比较大,但人都聚集在签名的地方,所以外层就显得有些清净了。

  沈九松松刚刚差点被挤掉的胳膊,伸了个懒腰,就听见后面有个迟疑的声音:“……沈九?”

16.

  沈九当真觉得自己倒霉。洛冰河倒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帅气逼人,一脸阳光,周围气息也沉淀了不少,颇有男人的味道。现在看过去,恐怕谁都不相信这小子曾是个校霸。洛冰河见沈九转过来,眼睛弯了弯,温声道:“我刚刚看到你的背影还不相信,没想到真的是你。你……”沈九忙说:“我陪婴婴过来的。”洛冰河脸色寒了寒:“婴婴?你女朋友?”沈九答:“不是,我学生。”“哦,”洛冰河接着笑到:“小时候真不懂事啊,去喝一杯?”

  沈九忽然感觉心里的那点小介意没了,继而笑到:“行啊。”

17.

  当天沈九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到最后喝断片了,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躺着一张床上。

  哦,酒店啊。嗯?洛冰河呢?

  然后他看到了一脸笑意的看着他的洛冰河。

  还光着膀子。

  自己也是。

  沈九:!!!!

  他猛的坐起来,顿时又因腰太酸屁股太疼而倒下。

  洛冰河笑着接住他:“小心啊,九儿。”

  沈九含糊不清地骂到:“畜生!”

18.

   洛冰河不理会他,自顾自地说到:“其实我很早就想这么叫你了。”

  “当时你发现有人随便为我俩组cp的时候,三番两次找我打架来证明我们不是。当时的你真的好烦啊。”洛冰河笑着刮了刮沈九的鼻子,而沈九已经不想说话了。

   “后来你不找我了,我反而不习惯了。”

“再然后你再也没注意过我。”

  “我想你随时都能看到我,听到我的声音。”

  “我选择去学习钢琴,虽然那学习不怎么有名,但它有一个字叫‘九’。当时我就选择了这个学校。”沈九愣住了。

  “我希望,无论在何时何地,你都能听到我的琴音,听到我的心。”









注:挑战书为某唯恐天下不乱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尚峰主写的。

 


冰九.十二

ooc预警

私设较多,狗血逆流成河

正文:

  第二天,洛冰河依言打算带沈九去逛人间集市。

  刚刚到箬竹轩的门口,洛冰河犹豫再三,还是推门进去了。

  沈九早已梳洗完毕,见他来了,只是默默起身,拂了拂桌子上的土灰,说:“走吧。”洛冰河故意问:“去哪啊?”沈九顿了顿,似有些扫兴地坐回去:“无事。”

  洛冰河挑眉。

  沈九自醒来以后就格外乖,像只拔了爪子和牙的猫,虽然这样很好,但洛冰河不禁问自己:真的想要沈九这样吗?可不想又如何,过去的沈九已经被他抹杀了。

  沈九虽然有些遗憾,但却不意外。毕竟洛冰河女人那么多,一天都不知道要答应那些女人多少事情,至于自己,只是他的玩具,没有人会记住自己对玩具说的话。哦不,他还不如玩具,至少玩具不会忤逆主人。

    洛冰河静静地等着,可沈九依旧不动如山地坐着,洛冰河等不住了,一把拉起沈九:“行了别磨蹭了,要错过最热闹的时候了。”

  沈九微惊,本打算挣开洛冰河的手,可看着洛冰河,忽然不想了。

洛冰河拉沈九进入马车, 一路相安无事。洛冰河似乎想御剑,但又放弃了。

  很快就到了京城。魔宫因为有结界,基本没有四季之分,温度非常适宜。而人间则不同,春寒料峭。沈九早就失了金丹,身体无异于常人,甚至比常人更虚弱。这一下车,着实冻着了。

  他也无法拉下脸问洛冰河还有没有衣服,洛冰河肯定特别希望他难堪。没办法了,只好搓手取暖。

  洛冰河一直悄悄地看着沈九,他因为有金丹,感受不到冷,但看沈九和来来往往的路人,这天气应该是挺冷的。

  洛冰河在等,等着沈九向他服软。但沈九似乎并不打算服软。看着沈九冻红的脸和鼻尖,还有搓手的动作,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可爱?他居然觉得沈九……可爱?!

  洛冰河大惊,心想赶紧来俩女人压压惊。

  洛冰河彼时内心惊涛骇浪,沈九倒是十分平静地看着这条街。

  确实繁华,沈九想。

  回头一看洛冰河在发呆,沈九不悦地皱皱眉。他忍不住打断洛冰河:“逛不逛了?”洛冰河猛然回神,复杂地看了沈九一眼,转身钻进了马车。沈九僵了僵,是啊,洛冰河肯带自己出来就不错了,怎么会陪自己逛街,魔宫可什么都不缺。沈九自嘲地笑笑,转身就走。

  后面听洛冰河喊了一声:“回来!”沈九脚步顿了顿,回头一看。洛冰河手里拿着一件斗篷,不是很高兴地看着他。见沈九没有反应,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他把斗篷往沈九手里一塞:“穿上。”顿了顿又说:“感冒了怎么办,我可不想花时间给你治病。”沈九拿着斗篷,乖乖地穿上了。他其实很想说谢谢,但他说不出口。他知道洛冰河是嫌他治病麻烦才给他斗篷的。关于其他原因,沈九不敢想。

  逛着逛着,他俩走散了。主要是人太多。挤着挤着,身边的人就不见了。

    沈九好不容易挤出来,回头一看,洛冰河还没出来。他慢慢地走着,时不时回头看一眼。

  马上,沈九的目光就被身边的糖葫芦夺走了注意力。卖糖葫芦的是个老伯,挺和蔼的样子,糖葫芦也只剩两串了。沈九走过去,刚想买一串,猛然间想起,自己没带钱。

  沈九略显窘迫,还没说话,一个声音就响道:“这两串我都要了。”沈九无话可说,谁让他没钱。

  可他还是舍不下那两串糖葫芦,回头看了看,恰巧买糖葫芦的人也在看他。那是一张及普通的脸,扔到人群就再也找不到了。看这脸和声音,应该十七八岁。

 

  那少年冲他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糖葫芦:“啊呀,买多了,吃不完。要不你帮我吃?”

  不等沈九回答,那少年一把将糖葫芦塞入沈九手中,亲了沈九一口,麻溜跑了。沈九看了看手中的糖葫芦,不禁失笑。算了,看在糖葫芦的面子上,不过是个熊孩子。

  沈九本打算吃,一只手就夺走了沈九手中的糖葫芦,沈九看过去,洛冰河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讽刺道:“没想到师尊这就急不可耐了?”

  他好不容易挣脱人群,便四处寻找沈九,可刚刚找到,就看到了刚才那一幕。他其实也知道不怪沈九,可是咽不下这口气,越看糖葫芦越碍眼。

  沈九呆呆的看着洛冰河将糖葫芦扔到地上,又用脚将糖葫芦踩了个粉碎。最后拉起他就走。

  他想吃的糖葫芦,最终还是没有吃到。

  正如他所爱的人,终究是爱不了。

 

 

关于《仙道祖师》(内容引起极度舒适)

1.所谓仙友请自避

2.内容过于激烈,不适者自避

3.所谓仙友请勿吠,如果你们想给我加热度的话。

关于仙道祖师

  首先,我也不讲那些弯弯绕绕的了,一句:垃圾仙道祖师,垃圾晋江。 晋江我就问一句,你贩卖版权是问过秀秀意见了吗?想钱想疯了吗?是不是仗着秀秀签约在晋江,就根本不尊重他?知不知道私卖版权犯法?是不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出来啊?钱要你命你给不给?!真他妈不要脸!

知不知道卖了版权秀秀会面临什么样的侮辱?哦,我忘了,你们知道 ,我只想说,秀秀也是人,不是给你们赚钱的工具!你们知不知道有些人仗着仙道有版权,叫的比狗还疯?言语一个比一个难听。你他妈的过来听听?让他们这样骂你,你试试?我说你们仙友也真的是是非不分,谁抄袭谁显而易见,基佬百合就不是抄袭了?换个名字,身份就不是抄袭了?轻微改动就不是抄袭了?如果这样的话,我也行啊,而且还会被赞文笔真好!这样想想我他妈都恶心!墨香铜臭,铜臭墨香,魔道祖师,仙道祖师,天官赐福,天官降祸,我的妈呀,好精彩啊。

  说仙道祖师抄袭还要有证据,那我问问,你们说魔道祖师抄袭的证据在哪里?当初魔道祖师没火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仙道祖师出来蹦跶?怎么不见他铜臭墨香出来蹦跶?魔道火了才出来蹦跶,还说魔道抄袭仙道,可笑吗,我就问问,你们脑子呢,啊?

  人家墨香辛辛苦苦写的文,回头却被说抄袭,一个路人都会寒心!你们能不能动点脑子,脑子生锈了知不知道?晋江说什么你们就什么,你们脑子呢,啊?一天到晚黑墨香,黑魔道,原作者是抄袭者,哈哈哈哈哈哈哈,狗屁!

  晋江好自为之。在法律的边缘试探是不是贼爽?干的一件件事令人犯呕!简直丢了国家颜面!

  道友令粉们,都先别吵了,先一致对外,推了狗屁仙道祖师!

冰九.十一

小学生文笔

会ooc

私设双向暗恋……吧?

正文:

  洛冰河看着沈九苍白的脸,心下愈发忐忑。

  他下定决心,推了推沈九,和蔼可亲道:“师尊,起床了。”沈九原本就没睡着,刚刚他以为是秋白,所以没怎么管,可谁曾想是洛冰河那个小畜生?

   沈九当即睡意全散,拍开洛冰河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倒也没想象中那么恐慌,声音平静道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你来干什么?”洛冰河见他没对自己冷言相向,也难得好脾气答到:“无非就是想念师尊,来看看师尊罢了。”沈九心下道我信你个鬼面上还是什么都没说,洛冰河似乎心情不错,也没计较那些,只兀自给自己倒了杯茶,啜了一小口,才道:“师尊。”沈九没理他,他也不生气,问到:“可想去人间玩玩。”虽是在问沈九,可语气却像在告诉沈九自己的决定一样。

  沈九眼睛亮了亮。

  他自知能活多久都是个未知数,他也从不在意能活多久,只是……他在意他。了无牵挂,说的好听,可能有谁真正做到了无牵挂?

  此去一趟人间,倒也挺好。不过修真界如今已是修罗场,人间是否繁华依旧?

  洛冰河似乎看出了他所思:“人间依旧。”

  沈九背过身,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淡淡应了声好。洛冰河直觉他有事,不然不会这么快应了他。但他终究没说什么。

  其实沈九想的很简单,他只想再尝尝糖葫芦。

  自秋海棠给过他一串糖葫芦后,他就再也没吃过了。小时候是因为买不起,长大了是因为不敢吃。

  一看到糖葫芦,他就不可避免地想起秋海棠,一想起秋海棠,他又会想到秋家,想到那段灰暗的日子。即使已报仇雪恨,可童年的阴影不会因报仇雪恨了而散去,反而会愈加深刻。秋剪罗的脸是他一生的噩梦。

  洛冰河的声音适时地打断了他的思绪:“明日出行。”紧接着又扔给了沈九一项黑色的事物,沈九打开一看,事件黑色的衣服。

  沈九最讨厌黑色,一看到黑色就会想到在秋府闭门思过的黑夜。洛冰河应该知道自己讨厌黑色,但他还是递给了自己一件黑色的衣服。

  洛冰河讥讽道:“陪本尊去趟人间,衣服可要穿好,莫要丢了本尊的脸面。”

  沈九依旧沉默。

  洛冰河只是挑了挑眉,也并没有为难他。

  沈九将那件衣服收好,才自暴自弃地躺在了床上。他抬了抬手,修长纤细,苍白依旧,上面青青紫紫的伤痕愣是将手添了几分色彩。他想了想,自己似乎好久都没有执笔了。这双手本来就适合执笔,偏偏让自己练成了执剑的了。

  沈九下了床,终于看了看囚禁自己的地方。竹阴飒飒,倒与“箬竹轩”这个名字相得益彰。

  室内文房四宝皆俱全,还有几柄空白扇子。沈九颇有些惊喜,他执起笔,意欲在扇子上画几笔,但因为好久都没有执笔,早就生疏了不少,怎么画怎么不满意,最后委实气不过,便浪费了一柄扇子,撒气般写到:“小畜生”。

  他看了看,鬼使神差地又写了两个字。

  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涂去了刚刚写的字





无奖项竞猜:九妹写的那俩字是什么?

 

冰九.十

小学生文笔

会ooc

正文:

  秋白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走了。

  沈九倒也没多大兴致管他,只得懒懒散散瘫在床上,笑了:这都什么事啊……

  又救自己又要让自己死的,还真是有病。

  不过听他所言,他似乎由于莫名的原因要让洛冰河生不如死,而且自己似乎是关键的一步棋。

  沈九当真觉得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但秋白觉得他有。

  恐怕脑子不好使。

  脑子不好使的秋白刚离开沈九的居所,却不料立马撞上了洛冰河。

  秋白暗自腹诽: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再者,他为什么要出去?明明是沈九求他帮忙,他为什么要出去?

  好吧,也许看到沈九那毫无生气的脸庞,隐隐约约觉得有点对不起他,所以想要逃离吧。

毕竟谁都不容易,沈九更是。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如此 惺惺相惜吧。

  洛冰河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此时已化为女相,继续抖抖嗖嗖地跪下装孙子。

  洛冰河佯装不在意地问到:“他怎么样?死了没?”“他”是谁,不言而喻。

  装孙子的人假装浑身一抖,哆哆嗦嗦道:“沈,沈仙师身子骨弱,如今……正在休息……”洛冰河冷笑道:“他当初打我时,怎么没见身子骨弱呢?”秋白不知道如何作答。

  正如方才所想,谁又比谁更容易呢?即使高高在上的魔尊,也不一定是含着糖长大的。

  洛冰河瞟了一眼秋白,后者持续哆嗦,哆嗦得洛冰河都看不下去了:“行了退下吧。”

  秋白如临大赦,急急忙忙走开了,好似生怕洛冰河反悔。

  洛冰河见他走远了,才继续朝着沈清秋的居所走去。

  洛冰河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看沈清秋,他总觉得看一眼沈清秋他才安心。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见过沈清秋死一次 却再也不想见他死第二次。

  他发现沈清秋死后,心是慌乱的,抱起沈清秋冰凉的尸体,那重量轻得让他心惊,他被一种莫名的情愫压得喘不过气,但他表面却出奇的平静,让人感觉没什么大事,只有他知道,他当时慌乱得已经快找不着北了。

  沈清秋死的那几天,他基本上没动任何东西,只静静地坐在昔日的尊位上,等着他的师尊醒来。他不敢相信沈清秋已经死了,他养的又不是一群废物,一定会让他醒来,一定会的。

   当他知道自己师尊醒来的时候,他高兴极了,尽管面上依旧没露出什么表情,但他知道,他是高兴的。他通过勘探沈清秋的梦境,了解了沈清秋的过去。他从未想到,沈清秋的过去竟是那么不堪,他幸灾乐祸的同时,却也有另一种感觉,是心疼。

  但他也未因着种异样的心疼而放过沈清秋,他只觉得,沈清秋还没还完,他还欠着自己。

  其实沈清秋早就还完了,只是洛冰河不愿承认而已。

  他怕沈清秋还完后,自己与他就真的毫无瓜葛,以后就真的形同陌路了。

  洛冰河神色晦暗不明,急不可耐地朝沈清秋的居所走去。

  洛冰河在濒临沈清秋居所的时候故意放缓了脚步,显得他并没有急不可耐。

   洛冰河进入“箬竹轩”时,沈九正在睡觉,浓密的睫毛落下一片阴影,漆黑的发丝更衬脸色苍白。

  洛冰河忽然有种沈九随时会离开他的感觉。




那啥“箬竹轩”就是九妹的居所啦,毕竟总是居所居所地叫着不好听。。。

冰九(番外.沈九)

闲着没事干产物

私设小九喜欢冰哥

可能会ooc

关于沈九

   沈九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他以为自己讨厌洛冰河,却又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他。

  有的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很贱。

  特别贱。

  当他把洛冰河推下无间深渊时,他后悔了。

  强烈的后悔感让他寝食难安,迟钝如他,终于发现,他,沈九,喜欢洛冰河。

  发现这一点后,沈九悚然,连忙下山,买了几坛烈酒压压惊。后来的事,他忘了,应该是喝醉了。酒醒后,岳清源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落下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然而,酒只能醉一时,不能醉一世。当初那个和煦如阳的少年,再也回不来了。

   沈九当真觉得自己恶心透了。

   肖想自己的徒弟,罔为人师!

   好吧,自己也没有做到师父应尽的责任。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沈九这样安慰自己,但心痛的感觉迟迟不能消去。

  浑浑噩噩过了五年,他想都没想到,洛冰河回来了。

  初见洛冰河,他是高兴的,除了长大了一些,洛冰河似乎一点都没变,两只眸子依然璀璨如星。

   他特别想告诉洛冰河,他喜欢他。

   但是,洛冰河说的话,却如一把利刃,一桶冰水,穿透了,浇灭了沈九一颗蠢蠢欲动的心。

  他笑着说:“师尊,我恨你。”他费尽心机,将沈九打入地牢,当着沈九的面,和不知哪的女人卿卿我我。

   洛冰河变了,变得工于心计,杀人如麻。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洛冰河恨自己。

   沈九想,这样也好。

   恍然间,修真界变成了修罗场。

    一切都变了,那个记忆中的少年,再也回不来了。

   沈九对洛冰河的感情转变的关键,是岳七。

   岳七死之前,曾问过他:“师弟可曾想过,如果当初你没有那么对待洛冰河,今天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他也曾想过,如果他当初好好对待洛冰河,他和洛冰河,也许就会是另一番模样。可惜没有如果。

   他自认为和岳七没关系了,但洛冰河依然不放过岳七。准确来说,是不放过和沈九有关的任何人。

    岳七还是死了。

    他愣愣地看着已断的玄肃,一瞬间,他清醒地意识到:岳七死了,这世上唯一对他好的人,被他害死了。他爱的人,也被他害“死”了。

   沈九啊沈九,你还真是不祥之人,害人害己,什么都想拥有,却什么都得不到。

   几年所受折磨的恨意,终于在此刻爆发了。纵使他知道,如果不是他,洛冰河就不会这样。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办,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就如同浮萍,什么都做不到。

  就这样过了几百年,若不是天魔血吊着,他还可以死的更早。
  但他却又被秋白救活了。

   直到遇到秋白,他说可以让岳七重回于世,代价是自己的命。
  沈九真心觉得秋白有病。就活了自己,最终却依旧要置自己于死地。
  想想秋白之前的话,可能沈九死的太早,破坏了他的计划。
沈九心底笑笑:没想到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沈九对自己的命早就不屑一顾,但是秋白却忽然反悔,让他再考虑考虑。

  鬼使神差的,沈九竟去找了洛冰河。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表情,只是问:“洛冰河,你当真那么讨厌我?”问完他就后悔了,答案也在预料之中:洛冰河嗤笑道:“那是自然,”他猛地掐住沈九下颔:“你知道吗沈九,本尊恨你。”他顿了顿,下颔也越掐越紧,无视沈九的挣扎,补充道:“特别恨。”

   疼,身上疼,心更疼。

   洛冰河走后,他失神了一会,喃喃道:“为什么……”

   为什么同样都经历了那么多苦痛,洛冰河能熬出头,他沈九却依然在烂泥里打滚。

   他都不知道自己哭了,等泪水模糊了眼睛的时候,他才惊觉。

  沈九认为眼泪是懦弱的象征,所以他除了秋府哭过,其他时候不管多痛苦,他也不会选择用眼泪来释放。

  可现在,他却不想管那么多,只想好好哭一场。

  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沈九默默抱住自己的膝盖,眼泪止不住地下淌。竟和在秋府默默哭着的孩子的身影叠在了一起。

   等哭够了,沈九扶着桌子慢慢站起来:“如你所愿。”
  落子无悔。

   当秋白取自己性命时,他竟没了想象中的恐慌,只觉得,真好啊,一切都结束了。

  他再也不用等着洛冰河回头,看自己一眼,他再也不用傻傻的喜欢一个人,却满身伤疤了。

   魂魄抽取,自然是奇痛无比的,他却乐在其中。当最后一缕魂魄与自己肉身分离时,他迷迷糊糊看到了洛冰河。

   他已无力牵起嘴角,只得在心中嘲笑自己:出息。沈九啊沈九,你到死都放不下洛冰河。很快,他不再痛了,此间,再无沈九。

  人皆道沈九无情,却不想沈九也有心。

  他最终都没将那句:“我喜欢你”说出来,只敢偷偷摸摸地藏在心底,写在早已丢弃的废纸上。

 

冰九.九

小学生文笔

可能会ooc

实在不知道该写啥了……

正文:

  第二天。

  当沈九昏昏沉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头一转,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

  沈九的第一反应是洛冰河。

  沈九大惊,当即起身,却不想床太小,沈九一个跟头栽下了床。

  沈九一时无语。

  秋白也无言。

  他一大早过来“侍奉”沈清秋,却没料到他还在睡,把人叫起来吧,太失礼了,何况还是自己未来的同僚。让他继续睡着吧,太委屈自己。于是他就纠结到沈九醒来了。

  当看到沈九醒来时,他其实有些高兴,终于不用纠结了!

  却不想沈九看到自己就被吓得滚下了床。

  秋白顿感郁郁。

  沈九脸色也不好,黑若锅底。他骂道:“小畜生你大早上发什么神经?”秋白:“?”随即了然,原来他把自己当成了洛冰河。沈九向上看去,发现那人不是洛冰河,是一个自己从来没见过的人,并且雌雄莫辨。

  一想到刚刚自己的样子,沈九脸上有点挂不住。那人倒一脸无所谓。一想到自己还坐在地上,沈九更加挂不住了。他一巴掌扇过去:“你他妈有病?”秋白眼疾手快地抓住沈九呼之欲来的手:“沈仙师,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好吧?”沈九仿佛觉得可笑。

  “救命恩人?”沈九问道:“你就是万魂?”秋白笑了:“谁是那废物?”沈九问:“那你是谁?”问完之后就后悔了:何必废话那么多?直接打就是了。打定主意后,沈九挣开了被秋白钳住的手,又一巴掌呼了过去。秋白又一躲,他似乎也恼了:“你干什么?”沈九一字一顿:“杀了你。”秋白似乎觉得他有点可笑。其实沈九也觉得自己挺可笑的。

   他修为尽废,四肢都还没控制好,对面的人修为甚至高于他做峰主的时候,说杀他,无异于螳臂当车。

    但沈九管不了那么多,他好似疯了一样,不断进攻秋白。开始秋白还会陪他玩玩,但几轮下来,秋白也不耐烦了,他还有正事。

   他随手捞出一根捆仙锁,将沈九绑住。

   确认沈九被绑紧了,不会再乱动后,秋白随手捞了一把椅子,坐在沈九面前,笑盈盈道:“沈仙师冷静。在下秋白,久仰沈仙师大名。”不等沈九发作,他又自顾自道:“不知,沈仙师可想报仇?”沈九嗤之以鼻:洛冰河如今的修为可谓凌驾苍生,并且不老不死,就凭你,怎么报?

  秋白似乎看出了沈九所想,悠悠道:“不用让他死,但可以让他生不如死。如何,考虑考虑?”沈九嗤笑道:“我连自保都办不到,如何帮你?”秋白道:“沈仙师不必忧虑那些,只要乖乖听我话便可。”沈九犹豫了。按理说他应该立刻答应才是,为何会犹豫?秋白道:“沈仙师,你心软了?”沈九立刻道:“我答应你。”秋白笑笑,半晌,他悠悠道:“沈仙师可想让岳掌门复活?”沈九瞪大眼,忙道:“你可以?”这是句蠢话。自己魂飞魄散了他都可以复活,何况岳清源?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沈九警惕道:“你想要什么?”秋白开玩笑道:“一命换一命?”他本来只是开玩笑,可半晌,沈九缓缓道:“好。”秋白愣住了:“仇你不想报了?”沈九看了他一眼,叹口气:“不报就不报了吧。”

  其实说到底,是他欠他的。

   秋白似乎不想让沈九去死,他失控道:“怎么可以不报?沈清秋,这可不是你。”沈九再次看了他一眼,学着他的语气,道:“我很好奇,”他松了松肩膀:“我们无亲无故,你为何要帮我?你可知,妄想利用自己无把握的人,无异于自寻死路。”

   秋白愣了愣。

   他没想到沈九竟如此圆滑。本来他以为挖个坑沈九就会乖乖跳下去,可现实不是这样。

  半晌,他道:“沈仙师,机会只有一次。”沈九不说话。他依旧不死心:“洛冰河待你如此,你真的不恨吗?”沈九依旧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沈九道:“帮我复活岳清源。”他看着秋白:“求你。”

   秋白愣了半晌,笑道:“好啊。”反正最后沈九非死不可。若不是沈九死的太早,机会还未成熟,他是不会现身的,还能存点时间韬光养晦。不过现在,除去先前沈九的死,计划毫无纰漏,只可惜沈九若是答应自己报复洛冰河的话,计划也许会更通畅,没了沈九,计划又不是不能继续。

   沈九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多谢。”